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你知道的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猎鹰前传》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红衣厉鬼因为心中的执念而存在,但是人的生命是有限的,陈歌担心有一天自己离开,鬼屋的一大帮员工会无家可归,所以他从现在就开始为以后做打算了。

    想要和那么多红衣与厉鬼做朋友,一般人根本不行,光是知道这个消息估计就会被吓死。

    现在陈歌认识的孩子里,范郁是最适合接替陈歌的人。

    不管是门内的画家,还是门外的范郁,他们都很对陈歌的胃口。

    以陈歌现在的条件是无法收养孩子的,至少法律上不允许,不过他可以代为照顾。

    李政不会明白这些,但是他在听到陈歌说的这些话时还是很感动,他以为陈歌是因为可怜应瞳,所以才想要收养孩子,他并不知道陈歌现在面临的困境。

    冥胎任务带给了陈歌很大的压力,在应瞳门后他差一点被杀,如果他死在了门后,那鬼屋里剩下的执念怎么办?

    说实话,陈歌现在并没有百分百完成冥胎任务的信心,他也不敢保证自己就能活下去。

    又跟李政交谈了一会,陈歌准备离开,他心情不是太好。

    只剩下两个夜晚了,可到现在他还不知道最后一个孩子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陈歌,稍等一下。”李政在陈歌快要走出房门的时候突然开口,他关上了录音笔,悄悄拿出自己手机:“有件事颜队不让我告诉你,不过我觉得还是给你提个醒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他打开手机,上面有一段监控视频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应臣提着一个黑色包裹回到自己小区,在他进入小区后没多久,街角便利店的监控拍到了一个穿着风衣的男人。

    那人戴着一顶黑帽子,遮住了眼睛和鼻子,只露出了一张永远保持笑容的嘴巴。

    “不笑?”陈歌认出了监控视频里的人,他没想到不笑昨天晚上也找到了应臣。

    “聂心的主治医生仍在昏迷当中,据值班护士说,他们那天也在医院里见到了这样一个怪人。”李政收起手机:“颜队好像知道一些关于这个人的信息,他也是在得知这个怪人出现后,提出要接手应臣的案子。他的表情非常担忧,我询问了他好多次,他最后被我烦的没办法了,才给我说了一句话,他让我一定要离那个人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颜队似乎很了解不笑?”

    “恩,好像跟几年前的案子有关。颜队年轻时候曾在含江任职,他参与调查过一起谋杀幼童的恶性案件,那个案子的凶手已经死了,所有人都觉得可以结案,只有颜队认为凶手另有其人。可惜他那时候太年轻,只知对错,不懂输赢,再后来他被调到了其他地方。但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,颜队从那小地方一路晋升,因为能力出众他被直接调到了新海市。”李政非常尊重颜队,每句话都透着敬佩。

    “颜队还在新海当过警察?”

    “不仅当过……算了,跟你说不清楚,你只需要知道颜队在人生最得意的时候没有走别人给他安排好的路,反而是再次回到了含江。”

    “他回来是为了重新调查那起幼童被杀案?”陈歌有些好奇:“那案子是多少年前发生的啊?”

    “大概二十年前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年前?那个时候不笑就在含江出现过?”陈歌对这个案子来了兴趣,他很想知道具体细节,但是李政却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。

    “总之,你注意安全,那些永远带着笑容的怪物好像一直在跟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小心的。”陈歌点了点头:“你们保护好应瞳和甄真,那怪物说不定也会对这两个孩子下手。”

    陈歌都快要走出会议室了,原本乖乖坐在椅子上的应瞳突然跑了过来,他寻着陈歌的声音,抓住了陈歌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应瞳,你先好好配合医生治疗,等我忙完这一段时间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个东西被警察拿走了……你能不能先帮我保管一段时间?”应瞳的声音可怜兮兮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一个用泥土捏成的人偶,上面写着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听到应瞳的这句话,陈歌眼中闪过一道微光,他扭头看向李政:“政哥?你见过这样的泥塑人偶吗?”

    “应瞳屋内那些扭曲的人偶玩具上,大部分都残留有受害者的人体组织,而且这些全部是应臣手工制作,通过人偶的外形我们也能判断出应臣的心理状态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有什么误会,你能带我们过去看看吗?不管怎么说,我和应瞳也算是人证。”

    请示了一下颜队,李政这才带着陈歌进入证物室,他们在角落里找到了应瞳所说的泥塑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从什么地方找到的这个泥塑?”所有被冥胎选中的孩子都会有这样一个泥塑,陈歌自己也在应臣家找过,但是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“就在应瞳身上,这孩子一直随身藏着泥塑,我们感觉泥塑肯定和案情有关。”李政在旁边解释。

    “一直随身携带,怪不得我也没有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们可能是想多了,这人偶或许只是孩子的精神寄托,上面也没有检测出什么东西,不如还给孩子,说不定还对治疗应瞳的心理疾病有好处。”陈歌耳边隐约传来了猫叫声,他使用鬼耳,确定那声音就是从人偶里发出的。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不行,只要应瞳能够好好配合,我们可以把泥塑交给他保管。”法医和专业的刑侦人员已经检查过了泥塑,并没有发现什么线索,既然这样还不如还给应瞳,争取获得应瞳的好感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陈歌拿着人偶:“政哥,能不能让我跟应瞳单独待会?”

    “你事真多,我发现别人来警局都是巴不得早点走,你是来了就不想走,真把这当自己家啊?”嘴上这么说着,李政还是自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大叔就是刀子嘴豆腐心,看着很严厉,其实人很不错。”陈歌拿着泥塑,双瞳慢慢缩小,他声音逐渐压低:“应瞳你说实话,裙子女士、木头先生、吴阿姨是不是都在这个泥塑里?”

    早在看见泥塑的时候,陈歌就发现不对,上面诅咒缠绕,不断折磨着几道残念。

    应瞳过了好一会才开口:“还有红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红小姐?”陈歌点了点头:“你要回泥塑就是为了保护他们吗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应瞳,这个泥塑就像是囚禁你的房间,他们的灵魂被囚禁其中,终日忍受折磨,你愿意让他们继续这样下去吗?”

    “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把他们全部放出来,帮他们完成遗愿。”陈歌在应瞳不解的注视下,将泥塑放在了自己的影子上。

    一条条象征诅咒的黑色丝线开始崩断,证物室内气温骤降,三道冷风吹过陈歌的身体,停留在了应瞳身边。

    使用阴瞳,陈歌看的清清楚楚,他们正是保洁吴阿姨、木头先生和裙子女士,眼前的画面有些恐怖,他们三个都保留着临死前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冥胎的泥塑镇压了他们三道残念……”陈歌正在思考,一声刺耳的猫叫响起,随着泥塑上开始出现裂痕,一只满身是血的猫想要逃出泥塑,可是它的身体被无数诅咒丝线捆绑。

    泥塑中的黑血渗透进陈歌的影子,捆绑在那只猫身上的黑色丝线全部崩断,在她跃出泥塑的时候,满身是伤的猫变成了一个穿着红衣的枯瘦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猫?还是人?”

    红衣女人没有说话,她惊魂未定,逃出泥塑后就直接躲在了墙角,像一只经常被无故驱赶的流浪猫。

    “她好像跟我见过的所有红衣都不太一样。”陈歌正想跟对方交谈,放在他影子上的泥塑突然碎裂,当最后一滴黑血被影子吸收的时候,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气息疯狂朝四周扩散!

    时间仿佛停顿了一秒钟!

    当屋内所有人缓过神的时候,一切都已经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“张雅醒了?”

    陈歌看向自己的影子,光线在他的影子附近扭曲,之前他使用阴瞳还能看到一些东西,现在他什么都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屋内的三道执念差点当场魂飞魄散,那个行为举止和猫一样的古怪红衣也被吓的不轻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怕,她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,以后咱们就都是一家人了。”陈歌把自己和应瞳在门后世界的经历告诉了几道残念,没用多少时间就说服了他们,黑色手机也传来了震动的声音,似乎是收到了新的信息。

    全部商量好后,陈歌从背包里拿出平时为笔仙准备的透明胶带,将泥塑简单“修复”,然后将红小姐他们收入漫画册。

    他嘱托了应瞳一些事情,接着便离开了市分局。

    坐在回乐园的出租车上,陈歌打开了黑色手机,点击新信息。

    “幸运的红衣眷顾者!恭喜你获得红小姐的好感!”

    “红小姐(未知类型红衣):她没有姓名,所有认识她的人,都叫她红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幸运的红衣眷顾者!恭喜你获得三道被诅咒的残念!”

    “木头先生(执念):常人眼中死板、无趣的他,在知道真相后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。因为担心那个可怜的孩子,他执念不散,被冥胎的诅咒囚禁在泥塑当中。”

    “裙子女士(执念):活泼开朗,天真率直,无论去哪里都能成为焦点的她,选择了直面真相。因为在意那个可怜的孩子,她执念汇聚,被冥胎的诅咒囚禁在泥塑当中。”

    “吴阿姨(厉鬼):为了柴米油盐斤斤计较的她,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英雄。差点救出应瞳的她直接惹怒了应臣,所有死者中她的下场最惨,她的怨念也最深,死后被冥胎的诅咒束缚在泥塑当中。”

    “等冥胎任务做完,可能会一次性开放九个场景,到时候我的员工数量肯定不够,他们来的真是时候。”陈歌收起黑色手机,在出租车上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回到新世纪乐园,陈歌一头钻进了员工休息室。

    “还有最后两个晚上冥胎就会降生,我已经确定了七个孩子,剩下的两个孩子一个是我,另一个没有任何线索。”

    陈歌坐在椅子上,转着手中缠满透明胶带的圆珠笔:“要不要用笔.仙来预测一下?”

    他也是急病乱投医,尝试着询问笔.仙第九个孩子的名字,结果笔.仙只在纸上点了个点儿就快要不行了,身体几乎透明,好像马上要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“你这也太弱了吧?从见你第一面到现在我一共就问过你几个问题?你说哪个问题你好好回答过我?”

    陈歌怕笔.仙委屈也不敢多说,收起圆珠笔后,他又开始烦恼:“黑色手机关于冥胎任务的任务提示是,我距离真相只有一步之遥,这是在暗示我鬼屋的那扇门其实才是冥胎藏身的地方?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陈歌还是有些拿不定注意,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,很不愿意去面对恐怖屋卫生间里的那扇门,打心里有些抵触。

    “今夜凌晨进入我自己的那扇门看看?”这个想法一出现,陈歌就立刻将其赶出脑海:“还是稳一点比较好,反正现在也没有线索,不如今晚去活棺村,先跟投井女鬼商量一下。要是不笑能跟着我过来就更好了,荒山野岭的,很适合增进友谊、化解误会。”

    如果现在陈歌已经找到了八个孩子,那他肯定会进入自己鬼屋的门里查看,关键在于现在还有一个孩子没有找到,冥胎隐藏在那个孩子身上的概率很大。

    “每个孩子代表着一样东西,五官、爱、心脏,真不知道冥胎还需要什么?”

    天黑以后,陈歌收拾好背包,带上所有员工赶往含江福利院。

    活棺村似乎只有曾经在那里居住过的人才能找到,所以陈歌想办法将江铃的姐姐借走,这才进入大山当中。

    足足在山里走了三个多小时,陈歌眼前的场景终于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漆黑的山坳里出现了高高悬挂的白纸灯笼,鬼火闪动,照亮了一排排破旧的老房子。

    “上次来的时候我可被这场景吓坏了。”

    陈歌和江铃的姐姐站在一起,身后还跟着许音、小布、恶臭等数位红衣。

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《猎鹰前传》最新章节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豆奶视频在线入口

我能操纵时间

黄瓜视频色版

兲萇哋玖

我老婆穿着肉色丝袜和我日?滦∷?

四季你我他

超级穷人

最初的念想

66renti

遥望南山

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同人小说

莫默